免费姓名讲座招揽客户 取名公司羞答答地开
【字体:
免费姓名讲座招揽客户 取名公司羞答答地开
时间:1970-01-01 08:0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给孩子起个既不易与他人重名,又新颖别致的名字,确非易事,难怪取名公司要应运而生。卢汉欣摄

  “名不正则言不顺”这句俗语最近有了新使命——替取名公司做广告。过去只在港台报刊杂志或互联网上出现的取名公司,在广州人的眼皮底下正悄悄开张。近日,广州一些写字楼内频频出现了有关姓名学方面的免费讲座,部分公司将经营重点转向了为个人或公司取名改名。以前鲜有听闻的取名公司一下子涌现出了近十家。

  在取名公司兴起的同时,争议也随之而来。取名公司究竟如何运作?等待其的是祸还是福?记者零距离走近取名公司,六盒神童彩图2020力图为读者勾勒出其真实图景。

  南方网讯 这几天,位于五羊新城附近一座大厦里的某知名家政公司老板李霓(化名)一直很兴奋,因为在经过一年多的慎重考虑后,她近日终于决定将取改名业务作为公司新的经济增长点来经营。“我觉得自己在市场方面比较敏锐,能够比同行觉醒得早那么一点点”,李霓说。

  据李霓介绍,早在一年前,因为她的家政公司经常向市民提供月嫂服务,在与客户接洽过程中,她就较早触摸到了客户为新生儿取名的强烈需求,“不时有客户来请月嫂时,会顺便向我们打听,能不能帮孩子取个名?”

  第一桩为婴儿取名的生意是在2002年底做成的。当时,家住锦城花园的一汪姓住户家新添了小孙子,家中的老人乐得不行。可给孩子取名却让两代人犯了难。爷爷奶奶是大学教授,有自己的主张;孩子父母是做生意的,也坚持按自己的想法来。结果小孩出生一个多月,仍没确定该叫什么。汪家来请月嫂时,讲出了自己的烦恼。李霓试着托朋友打听,联系相关专业人员,一连两次,取出了6个名字供客户参考。汪先生最终为宝贵儿子选中了一个两代人都喜爱的名字。这以后,通过熟人或客户间的口耳相传,互相推介,李霓的取名业务一天天多了起来。

  日前,李霓不惜费事费力把自己的名字也重新换了一个。随后,她开始大量印制宣传单,隆重推出取改名新业务,“自己改名,算是以身作则,也有表决心的意思”。

  李霓对这一新行当显然信心十足。她认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提高,在衣食等基本生存满足之后,就会对孩子名字的意蕴、文化审美等要求越来越高,甚至会找专业公司或专业人士取名或改名,“而不像以前生女孩就随便叫个‘燕’、‘红’,生男孩就叫‘俊’、‘强’什么的”。

  与此同时,在花城大道附近某大厦和天河体育东路某国际商贸中心等几处写字楼内,近期出现多起“姓名与成功”、“姓名与婚姻”等免费讲座。

  当记者与其中一家做免费讲座的公司进行联系时,对方告之“已举办了三四期,(讲座)效果非常好,每次约有50—60人参加”,并表示有意到一些大型小区开讲座。同时,对方承认取改名业务是其新开展的,不排除在听众中发展客户的可能。另两家也自称免费讲座开展得不错。

  5月12日起,记者连日踏访了市内五家新近出现的取名公司,发现这些公司绝大多数比较难找,公司标志较隐晦;公司对外名称多是信息咨询服务公司;经营业务除了取改名外,还往往附带有其它主营相关业务;取改名依据则主要都是传统易学原理等。

  13日下午,记者冒雨赶到天河北路一大型专业取名公司。走进写字楼,一钉在墙上的指示牌,标明该公司去处,公司正式名称为广州某某堂信息咨询公司。

  据这家经营规模颇为可观的取名公司工作人员介绍,该公司业务主要分两块,即个人取改名与企业取改名。个人取名288元起,一次性收费,满意为止。一般会提供三个备选方案,其中“名字各个字的组合、笔画创意都会给客户一个详细的解释方案”。公司取名则以800元起价,“因为公司取名要难一些,不仅要好听、易记、顺口,有好意头,让客户满意,还要能通过工商部门的注册登记”,往往一次性要为企业客户提供五个名称备选。

  公司老板同时也是专业取名“老师”的董先生坦率地称:“目前在南方这一行的市场整体发展状况不如北方,在广州则是刚刚兴起。除偶尔登广告外,主要是靠回头客以及亲戚朋友间的推介来维持经营”

  据董先生介绍,每年春节前后,因为众多公司要经过年检,会出现一个公司取改名的生意高峰;个人取名的生意旺期则是每年暑假之后,新学期开学之前,前来为小孩取名改名的较多。目前该公司每个月平均有50—60份取改名业务,“客户的需求还是挺大的”。

  与其它取名公司一样,董先生认为其取改名的依据,主要是结合传统文化和现代文学来进行。传统文化方面主要依据象、澳门2021开奖结果开奖记录,数理、格等综合考虑;现代文学则考虑到字音韵律的平仄起伏、字形的书写流畅、字义的好坏善恶以及字与字间的组合创意等。董认为名字对人的影响,一个是潜在的心理学方面的影响,一个是实用方面的功用,比如力争不重名、避免与祖辈撞字、避开用涵义不好的字等。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个别公司偶尔在当地媒体刊登一些广告,大部分取名公司做的都是比较小的“补丁”状广告,90%以上的取名公司实际上都是半隐蔽状态下生存。其客户来源主要是通过客户间口耳相传、互相推荐;有的取名公司则建有自己的网站,通过网络吸引客户开展业务。

  14日,在花城大道某大厦正在举办免费姓名讲座的另一家取名公司内,记者发现这家公司更显得隐蔽,若非有心人,实在很难找到几乎湮没于众多业主住宅里的公司办公场所。在该公司门口,仅贴有一张标有“1410”的小小白纸。其老板自称已为成千上万人取过名改过名,虽然公司刚注册成立几个月,但其取名改名业务已小有起色,“每天接待的客户络绎不绝”,并表示公司已将这一行业当作“朝阳产业”来经营。

  记者讨教取改依据,这位老板称:“主要是依据易学在做”。记者报上自己的名字,他马上“分析”道:直爽心地善良有财运,但胃不好,并建议记者改个名。问其价格,回答取名改名一律500元。当记者顾虑说成人改名太麻烦时,他则解释:可以多印一些名片,让周围熟悉的人叫你,一样会有效果。至于如何计量取改名后的效果,他回答:“这个没法量化,这也正是行内人士的难题;跟中医一样,中医说不清究竟病理如何,但就是能治病”。

  一位取名公司资深从业者向记者透露,这类公司多属边缘产业,其中绝大多数的业务除了取名改名外,其隐性的重点收入来源是为房地产高端用户或开发商提供特殊服务。他认为广州取名公司的兴起,与近年来网络的发达以及某些香港同类公司的北上开拓市场不无关系,“如果不及早规范发展,比如根除不懂装懂、故弄玄虚、搅乱市场、骗人钱财等行为,这个行业可能刚起步就夭折,根本不可能拿到出生证”。

  姚先生的公司刚刚在新港西路开张。其创办的杂志还未出街之前,姚先生为杂志名苦恼两三个月之久。最终还是与几个朋友聚了又聚几经商量定下了杂志名。有人向他推介取名公司,他婉拒了,认为做事成与不成,主要还得靠自己打拼。不过,他也表示,只要取名公司不违法经营,又确实能帮助市民解决一些实际问题,就应该由市场来决定其发展。

  家住南国奥林匹克花园的吴小姐,则比较看重取名公司,她认为为孩子取名不是小事,要想出一个“既不重名,又新颖别致,好看好用的名字,还真是个难题”。吴小姐讲,刚生完孩子那阵,先生既要照顾她母子俩,又要赶在母子俩出院前尽快为儿子想出个好名字,被逼得天天熬夜翻字典翻《诗经》,可就是拿不定主意,“如果有专业公司帮助打理,哪怕出点钱,也省心一些,至少会有个好参考”。

  另有一部分市民则认为:“信与不信,找不找取名公司,那是个人的事”。东山区肖先生两天前刚刚为打算开张的装饰公司跑过一趟取名公司,他称:“开公司风险大,能起个好名字当然最好,专业公司总比我们有办法吧”。

  广州大学经管学院院长潘蜀建认为,取名公司的存在应当视作一种正常社会现象,是民众潜在的一种心理需求的反映。既然社会有一定需求,市场就应之而产生,其最终发展好坏,应该由市场判分,相关政府部门不必对此过分紧张。人或者企业想取什么样的名字,想通过谁来最终决定,这都是当事人的自由,至于是否相信传统文化里某些理论,在目前日趋开放多元化的社会里,只要不危害社会,应该对其持宽容态度。

  被称作“取名大师”的香港某命理研究学院秘书长的徐丙昕解释说,古人常说,赐子千金,不如教子一艺;教子一艺,不如赐子好名。根据中国传统文化,取一个好名字意味着健康、吉祥。

  省工商局明确表示,取改名业务不属于国家规定的正常经营范围。尽管近年来为有利于活跃市场经济,公司注册核准范围变得较以前宽泛,但省工商局从来没有核准登记过取名改名公司或此类业务的先例。相反,前两年政府部门还组织相关人员对看相算命、看风水等经营行为进行过打击。

  市工商局注册部门工作人员则告诉记者,取改名业务容易让人联想到封建迷信,按照相关政策,应不允许登记注册及开展相关经营业务;至于以信息咨询服务公司为名进行的取改名业务,一般都会对相关公司严格核查其经营范围,如果超范围经营,严重的将被罚款,并吊销营业执照,因为信息咨询服务公司主要是向社会提供商品、技术、经营等信息咨询服务,而绝不能以信息咨询的名义经营与封建迷信相关的业务。

(责任编辑:admin)